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放肆_ 84.秋来水涟涟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5-26 11:4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公子于歌小说放肆 84.秋来水涟涟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追文辛苦, 谢谢大家  “把手头的事办完,明天带你去市里逛逛。”盛昱龙说。

    但是陶然已经没了声音, 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盛昱龙便关了灯躺了下来, 侧过身, 闻到了陶然身上清新的味道。

    和女人身上的香味截然不同, 女人身上的香味更浓烈,撩拨人的欲望的时候更直接, 强劲。而青春男性的身体,散发的都是皮肉的味道,更像是独属于某一个人的体味。一个人生下来的时候最洁净,味道也最纯净, 因为在世俗里吃喝,身体便日复一日的污浊起来,像他。而陶然的身体, 依然是纯净的味道, 一闻就是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他今天是拒绝了顾兰回来的。快三十岁的女人,吃不下那么多,却又很贪吃,缠着他要开房。盛昱龙吃了几口她红红的嘴唇,最后还是拍了拍她的屁股让她走了。

    因为觉得如今有个学生住在家里, 他如果太乱来好像不合适。虽然他睡什么女人并不会让陶然知道, 也影响不到什么。可能是今天陶然被抓到现行的样子很纯情, 好玩, 让他陡然生出一种长辈的责任心来。

    陶然如果是他儿子, 在高三这个节骨眼上,他大概会摒弃一切杂欲,清心寡欲地一心照顾陶然,陶建国夫妇把陶然送到这里,也是想他远离世俗烦恼打扰,一心学习。盛昱龙打算在高考结束之前,做一个身端影正的好六叔。

    因为被抓包的恐怖和羞愧终于在熟睡之后烟消云散,身体进入深眠之后,记忆开始复苏,片子带给陶然的刺激和震撼重又回到了他的身体里。陶然做了一个春梦,身体在春梦中隐隐颤栗,并迎来了人生第一次梦遗。

    他的第一次来的算最晚的了,班里的男生十四五就有来的了,十六七普遍就都经历了,可能他性成熟的晚一点,生活又太规律,没什么刺激,所以十八岁才来。

    搂着他睡的盛昱龙比他更早发现了他的异样,他打开灯,看到陶然那一刻青涩而难耐的表情,微微蹙起的眉头痛苦而欢愉。

    陶然醒来的时候羞愤难当,以为自己尿了床。这实在太丢人了,他听见盛昱龙不怀好意地笑声,窘迫地解释说:“我……我睡觉前喝的水太多了,我以前从来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盛昱龙才意识到陶建国夫妇对陶然的性教育有多匮乏。不过那个年代,老师讲生物课提到这些都会让学生自己看,更不用说家长了。陶然能接触的性教育有限,大概都还不懂。

    盛昱龙觉得陶然真是乖巧的过分了,于是便对他说:“你这不是尿床,陶陶长大了。”说着他又问陶然,“第一次?”

    陶然略有些惊骇,其实他也闻到了一种味道,听到盛昱龙这么说,简直觉得比尿床还要丢人,急匆匆地跑洗手间去了。

    盛昱龙枕着胳膊笑了半天。

    一旦把自己放到长辈的位置上,陶然的无知就变成了听话和乖巧,长辈都喜欢老实听话的孩子,陶然的晚熟和青涩在盛昱龙看来就格外宝贵,他觉得自己拒绝顾兰的想法是对的,陶然这么单纯,他不该教坏他,甚至不该将自己一身浊气污染了陶然。

    是该收敛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盛昱龙觉得有些事必须要给陶然说一下,于是等陶然回来之后,他便跟陶然普及性知识,但他显然不懂得陶然的心思,两个人性格天差地别,他觉得该说的,陶然听了却很是窘迫,说:“我都懂,睡觉吧,困了。”

    陶然的青春期来的那么晚,全在盛昱龙的眼皮子底下一一经历。盛昱龙满足于他见证了陶然性历史中所有的萌芽和生长,这滋生了他后来极大极强的甚至于有些变态的独占欲。

    陶然却并没有能再入睡,快到天亮的时候,窗外传来沙沙雨声,停了一天的雨又下了起来,看来周日也要待在家里,哪都去不了了。

    但是盛昱龙已经提早把这一天空了出来,便闲的没事干。陶然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手间洗内裤,盛昱龙看见了不怀好意地笑,陶然冷冷的面无表情,只有耳根有点红。

    他觉得盛昱龙真讨厌,既然都说了这是正常现象,又为什么摆出这副表情来。

    盛昱龙问说:“家里不是洗衣机?”

    “贴身的衣服都手洗比较好,”陶然记得这是他第二次跟盛昱龙说了,“你的内裤我都是手洗的。”

    盛昱龙一愣,随即就笑了,说:“乖。”

    因为心情好,盛昱龙就把客厅的音响打开了,放了一首歌,是杨钰莹和毛宁合唱的《心雨》。

    盛昱龙男歌手喜欢四大天王,唯一喜欢的女歌手是杨钰莹,觉得她人美歌甜,家里的歌曲磁带全是他们的。影视明星最爱温碧霞,火辣风情。他的爱好就是成年男人会有的普遍爱好,和陶然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陶然不喜欢杨钰莹,觉得太甜。不过这首歌也算应景,外头春雨沙沙作响,盛昱龙时不时还会唱两句,他声音低沉,调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吊儿郎当的,陶然一边洗衣服一边偷偷笑。

    洗完衣服两个人出去吃早饭,就打了一把大黑伞。盛昱龙一手撑着伞,一手搂着他的肩膀,路上偶尔遇到熟人,盛昱龙会热情地打招呼,大喇喇的,好像是个男的跟他都是兄弟似的,对方自然要问一问陶然是谁,盛昱龙似乎很自豪,说:“我侄儿。”

    盛昱龙跟人说话的时候,搂着他的胳膊也没松开。偶尔陶然肩膀不自觉地扭了一下,盛昱龙的大手往他肩头一抓,他就老实了。

    盛昱龙身高力强,不是他能抗衡的。

    陶然身边的男人,盛昱龙长的算是最高的了。老一辈的人大多一米七左右,很多人都还不到一米七呢,到了他爸陶建国那一辈,很多也都在175左右徘徊,180就算大高个了,可是盛昱龙身高188,宽肩瘦腰长腿,走在大街上都是显眼的,陶然跟他比差的不只是十几厘米的身高,还有体格的差异。这种差异平时看着还好,脱了衣服的时候特别明显,盛昱龙肩背之宽广健壮,几乎是压倒性的差异。

    陶然是知道盛昱龙的身高的,小时候他常听他妈刘娟用傻高个来形容盛昱龙,陶建国说他官方认证187到188,穿上鞋可能还不止这个数。陶建国他们厂子里也有个大高个,可是人瘦,看着就特别高,高的颤颤巍巍,让人觉得不好看,不像盛昱龙身体结实,骨架匀称,身材看起来只会让人觉得高大帅气。

    就好像那玩意大的男人天生就多了一分自信一样,身高对男人来说同样重要,因为身高赶不上,导致陶然从小时候便对盛昱龙有敬服感,有时候盛昱龙盛气凌人几句,他也会听,因为觉得该服气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是雄性动物的本能。

    陶然才知道盛昱龙有失眠的毛病。

    他看他六叔身体强健,精神饱满,可一点不像会失眠的人。

    盛昱龙住院,陶然本来想着他家里人应该会来照顾,所以照样上他的学。后来才知道是周强或者其他朋友偶尔去医院照看一下,他就赶紧跟赵友中请了假,去医院陪护。

    “陪什么?多大点病?”盛昱龙说,“上你的课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请了假了,两天。”再过两天就是周末,加起来四天时间,也够了。

    盛昱龙不是病的起不来,也不是手脚不方便,其实不陪护也没事。但住院的人,身边连个人都没有,也实在可怜。他专门打电话问了刘娟,刘娟也觉得他应该去陪着。

    学业固然要紧,但情意更要紧。他们家不是不懂得感恩的人。

    陶然去陪护,是带了书本去的,大部分时间不是看书就是在做卷子。盛昱龙住的是四人间,其他三人都有三两个家属,就盛昱龙没有。陶然觉得自己来的很对。他觉得男人也是人,是人都是有情感的,盛昱龙躺在病床上的时候,即便心如岗石,但多少还是会有些寂寥吧。

    他是很懂这些的。

    隔壁床的家属问他是谁,盛昱龙笑着说:“我侄儿。”

    他们都夸陶然长的帅,精神。陶然沾了白净的光,人如春风一般,又乖巧懂事,话虽然不多,但有礼貌,尤其心思细,将盛昱龙照顾的无微不至。盛昱龙动一动他似乎就能知道盛昱龙是要上厕所还是要喝水,总是能早一步察觉到盛昱龙需要什么,不光邻床的夸他懂事,盛昱龙也被照顾的舒舒服服的。盛昱龙没事的时候就躺在那看陶然写作业,本来很无聊的事,也能看的兴致盎然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